某县政府强拆养殖场被判违法

2020-07-16 10:52刘国熊

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18)赣11行初40号

案由:行政强制拆除        受理法院: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XX县XXX农业专业合作社     

委托代理人刘国熊   江西饶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县人民政府

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强制拆除原告养殖场的行为违法;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从1993开始从事农业养殖,并于2016年X月X日依法登记企业名称为XX县XXX农业专业合作社,成员出资额XXX万元。 2017年X月X日,被告未与原告协商一致的情形下,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财产等强制措施,擅自将原告的养殖场强制拆除,导致原告的养殖场及其附属设施全部损毁,牲畜死亡,造成重大的财产损失。被告违反法定程序擅自强制拆除,严重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决确认被告强制拆除原告养殖场的行为违法。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法院提交以下证据:

**组证据:1、营业执照;2、企业信息;3、法定代表人信息;4、农民专业合作社设立登记审核表。拟证明原告的经营地址是XX县XX镇XX村,原告XX县XXX农业专业合作社经依法登记,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第二组证据:5、原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6、法定代表人户籍信息。拟证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为XXX。

第三组证据:7、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拟证明被告拆除原告养殖用房的事实,且被告未依法将该决定书送达给原告,且未告知原告救济权利与途径。

第四组证据:8、现场照片13张,拟证明被告将原告养殖场的生产设施和附属设施强制拆除并扣押养殖场内生猪的事实。

第五组证据:证人XXX、XXX出庭作证,拟证明被告强制拆除养殖用房的行为违法。

被告某县人民政府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被告某县人民政府未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7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对象有异议。原告申请登记住所地在XX县XX镇YY村并非XX村,本案被拆除的房屋实际建造人为XXX并非本案原告。对证据8有异议,该组照片无法辨别涉案房屋的整体状况,无法确认涉案房屋内的设施设备及其他财物情况,不能证明被告的拆除行为违法。对证人XXX、XXX的证言有异议,证人是原告法定代表人直系亲属,有利害关系,证言效力不能采信。

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对证据的证明效力及是否能达到证明目的,本院在论理部分再予以阐述。

经审理查明,案外人XXX于2011-2012年期间,搭建了位于XX县XX镇XX村XX组的案涉房屋(约XXX㎡),未办理相关建设及用地手续。2016年X月X日,XXX与案外人XXX、XXX、XXX、XXX共同出资XXX万元人民币成立XX县XX农业专业合作社,该社法定代表人为XXX。XXX将案涉房屋无偿给原告XX县XX农业专业合作社使用。2016年XX月XX日,XX县城乡规划局对XXX作出饶县停字[2016]第111XXXXX号《责令停止违法(章)行为通知书》,对XXX、XX县XX农业专业合作社作出《限期整改违法(章)行为通知书》;11月XX日,XX县城乡规划局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11月XX日,XX县城乡规划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11月XX日,XX县人民政府对XXX作出《催告书》,催告其自收到催告书后2日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12月X日,XX县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称“依法于2016年XX月X日强制拆除你在XX县XX镇XX村XX组集体土地上搭建的违法建筑”。2017年X月X日,被告对原告使用的违法建筑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


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25条第1款,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中,案涉房屋系案外人XXX无偿给原告XX县XX农业专业合作社使用,原告XX县XX农业专业合作社与本案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34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本案中,被告某县人民政府主张案涉房屋系违法建筑,被告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合法,但其无正当理由逾期未向法院提交其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的相关证据,视为没有证据。故,被告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缺乏相应的依据,但案涉房屋已被强制拆除,撤销案涉行政行为已无实际意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74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XX县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原告使用的位于XX县XX镇XX村XX组房屋的行为违法。

本案受理费XXX元,由被告XX县人民政府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