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某某健康权纠纷案

2020-08-17 11:28刘国熊

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赣1121民初3627号

原告:舒XX,女,19XX年12月14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经营,住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国熊,江西饶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娄XX,男,19XX年10月11日生,汉族,高中文化,个体经营,住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XX,江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舒XX与被告娄XX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舒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国熊、被告娄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胡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舒X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娄XX赔偿原告医疗费26,006元、伤残赔偿金57,346元、护理费9,000元、误工费27,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40元、营养费4,500元、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2,700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摊位费3,660元,合计147,652元;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均在上饶县第XX菜市场摆摊卖饺子皮,2017年5月28日,原告与被告妻子因生意发生争吵,被告辱骂原告,原告上前理论,被被告用力推倒在地,致使原告手部受伤。事后原告被送往上饶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右桡骨远端骨折、正中神经损伤,住院期间为2017年5月28日至2017年6月14日。之后原告的伤情经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十级伤残,误工期18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90日。原、被告协商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告依法提起诉讼。庭审中,原告将第1项诉讼请求的总金额变更为148,184.23元,具体变更情况如下:1、将医疗费降低至25,339.87元;2、将误工费提高至28,341.36元;3、将护理费提高至9,447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减低至850元。

被告娄XX辩称,1、事发当天一个顾客到被告的摊位买东西,原告气不过,故意找茬和被告的妻子吵架,被告就过去找原告评理,说了几句后被告转身回到自己的摊位,原告却走到被告的摊位,对着被告后背打了两拳,被告未予理会,原告又打了被告两拳,被告被逼无奈才调转头将原告推开,原告就坐在地上,说手受伤了,但是原告的手本身就有旧伤。被告的行为针对的是原告的侵害行为,主观上被告具有防卫意识,将原告推开的行为也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原告倒下的情况是被告没有预见和不可能预见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条规定,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赔偿责任。2、上饶县医院没有建议原告转入上海医院进行治疗,故原告自行前往上海治疗产生的医疗费和交通费为不必要费用。原告于2016年12月25日才由郑坊镇迁入现居住地,在县城居住未满一年,原告主张依照城镇标准计算损失依据不足。原告要求的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标准过高,应该按照2017年度江西省私营行业批发零售业的标准计算。后续治疗费应以实际支出为准另行主张。原告夫妻二人共同经营菜场的摊位,原告受伤后并不影响其丈夫继续经营,摊位费的损失并不存在。综上,被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舒XX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和户口本,证明原告主体适格,及原告属于城镇居民的事实;

2、上饶县人民医院门诊及住院医药费发票、用药清单、疾病证明书、出院记录原件,证明原告受伤的事实以及因治伤产生医药费24,696.37元;

3、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门诊医药费发票,证明原告受伤后到上海仁济医院复查产生医药费508.5元;

4、2017年7月30日上饶县放心大药房出具的收款收据,证明原告受伤后开具中药调理身体产生中药费135元;

5、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和鉴定费发票、收条,证明经司法鉴定原告构成十级伤残、三期期限为营养期90天、误工期180天、护理期60天、后续治疗费为10,000元,原告支付鉴定费2,700元;

6、监控视频影像,证明被告打伤原告的事实;

7、摊位费收款收据,证明原告受伤期间,产生了2017年6月到11月的摊位费损失3,660元;

被告娄XX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监控视频影像,证明事件的发生是由原告引起,且原告先动手推搡、击打被告,被告被迫防卫,原告有重大过错。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舒XX、被告娄XX均在上饶县第XX菜市场租赁摊位售卖饺子皮等,原、被告的铺位相邻,2017年5月28日中午时分,原告与被告的妻子因为争抢顾客发生口角。据现场监控视频显示,当日11时52分,原、被告在双方的摊位之间发生口头争执,11时52分55秒处,被告背转身去,原告用手肘部推搡被告的背部,被告半侧过身来,原告又用手推搡被告的右肩,被告回转身后用双手推开原告,原告后退跌坐在地。之后原告起身回到自己的摊位。事故发生当日,原告前往上饶县人民医院治疗,当日产生门诊医疗费446元,经诊断,原告右桡骨远端骨折、正中神经损伤、颈椎病。经手术治疗后,原告于2017年6月14日出院,共住院17天,产生医疗费24,004.37元。2017年7月4日、2017年7月25日,原告在上饶县人民医院门诊就诊,共产生门诊医疗费246元。2017年8月8日,原告自行前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治疗,产生门诊医疗费508.53元。2017年8月28日,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原告构成十级伤残、后期医疗费10,000元、三期期限分别为误工期18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90日。原告为此支付鉴定费2,600元、鉴定人员差旅费100元。

另查明,原告住院期间由其丈夫护理,其丈夫多年来与原告共同经营菜场摊位。

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娄XX申请对原告的伤情形成时间、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进行重新鉴定。本院接受被告申请后,委托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年1月23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舒XX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其损伤与2017年5月28日外伤时间吻合;自受伤之日起,误工期限为150日,护理期限为60日,营养期限为90日。被告娄XX垫付重新鉴定费6,000元、原告舒XX的交通费221元。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被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原、被告在本次事故中的责任应当如何划分。二、原告的赔偿金是否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关于焦点一,被告娄XX辩称其行为系正当防卫,根据法律规定,正当防卫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正当防卫具有严格的条件限制,本案原告舒XX的推搡行为并未达到不法侵害的程度,被告娄XX将原告推倒的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被告认为原告的手部本身就有旧伤,但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年1月23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原告的损伤与2017年5月28日外伤时间吻合。本院审查认为,原告的伤情应系被告娄XX将其推开跌倒所致,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在被告背转身的情况下两次推搡原告,自身也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本案的起因、经过、结果等具体情况,本院酌定由原告舒XX承担自身损失40%的责任,由被告娄XX承担原告损失60%的责任较为公平合理;

关于焦点二,原告为证明其经常居住地为上饶县旭日街道办XX路XX号X幢XXX室,向本院提交了户口本。户口本上显示,原告于2016年12月15日由郑坊镇郑坊村郑坊XX路XXX号迁入现居住地。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提交的该证据,符合证据的三性即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户籍迁入现居住地的时间虽然未满一年,但原告在县城居住的时间早已超过一年,被告对此并没有异议,结合原告多年在上饶县第XX菜市场经营摊位,其主要收入来源在旭日街道办的实际情况,原告的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

原告的损失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依法审核后确定,原告的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具体金额如下:

1、医疗费,原告在上饶县人民医院治疗的医疗费共计24,696.37,本院予以核准;原告提交的中药费票据135元,该票据上未有原告的姓名,无法确定是否是原告用药产生的费用,本院不予核准;原告住院治疗结束后在无医嘱的情况下自行前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治疗,所产生的医疗费用和交通费用不是必要费用,本院不予核准;

2、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主张的50元/天的标准过高,可参照30元/天的标准计算,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元/天×17天=510元;

3、营养费,20元/天×90天=1,800元;

4、误工费,原告系菜市场摊贩,在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固定收入的情况下,原告的误工费应按上一年度江西省城镇私营单位批发和零售业人员年平均工资30,483元计算,其误工时限经鉴定为150天,故原告的误工费应为(30,483元÷365天)×150天=12,527.26元;该误工费即指原告在误工时限内无法从事正常工作而实际减少的收入,原告主张的摊位费是原告从事市场摊贩工作的必要支出,并不是原告实际减少的收入,对于原告诉称的3,660元摊位费损失,本院不予认定;

5、护理费,原告受伤后由其丈夫护理,故护理费应按一人计算,参照上一年度江西省城镇私营单位批发和零售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标准,原告的护理费应为(30,483元÷365天)×60天=5,010.9元;

6、残疾赔偿金,原告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应当参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并结合原告伤残等级计算,原告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其残疾赔偿金应为28,673元/年×20年×10%=57,346元;

7、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

8、鉴定费,原告在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共做了伤残程度、后期医疗费、误工期、护理期与营养期五项鉴定,支付鉴定费2,600元和鉴定人员差旅费100元,被告娄永胜垫付了重新鉴定费6,000元,共计8,600元;

10、交通费,原告除提交其前往上海治疗的火车票外,未能提交其他证据证明交通费的实际发生情况,被告娄XX提交了其为原告前往南昌重新鉴定垫付的火车票两张,费用共计221元,本院根据案情,酌定交通费为500元;

11、后续治疗费10,000元。

综上,本院确认原告此次事故的各项经济损失为122,990.53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本案中原、被告因生意琐事发生口角,原告在被告已经返回自己摊位的情况下,仍然纠缠被告,走到被告的摊位先行动手两次推搡被告的后背,被告恼羞成怒转过身双手将原告推开,致原告跌倒受伤。被告的行为与原告跌倒致手腕骨折的结果有直接因果关系,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原告先行动手推搡被告诱发了事件的发生,自身有一定的过程,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结合本案事件发生的起因、原、被告的过错程度,本院酌定由被告对原告的损害后果承担60%的责任,原告自身承担40%的责任。被告辩称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应当承担责任。正当防卫有严格的构成要件,被告的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故对被告该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本院依法核定原告因此次事故产生各项经济损失122,990.53元,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73,794元(122,990.53元×60%),其中被告已支付鉴定费6,000元、交通费221元,该款应从被告需支付的赔偿款中剔除。其余部分由原告自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款、第二款、第十八条**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娄XX赔偿原告舒XX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后续治疗费合计73,794元,剔除被告娄永胜已支付的6,221元,还需支付67,573元,该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舒XX其他诉讼请求;